数字货币挖矿狂潮:矿机售罄、显卡难求

币卡超/2021-06-08/ 分类:资讯/阅读:
广告
尽管挖矿的速度越来越慢,但币价飙涨之下,矿工的热情却只增不减——而整个矿机、显卡、芯片产业链,也或多或少被重构。 ...

来源:创事记


文/eternal

来源:财经故事荟

尽管挖矿的速度越来越慢,但币价飙涨之下,矿工的热情却只增不减——而整个矿机、显卡、芯片产业链,也或多或少被重构。

这可能是矿工李文最成功的一笔投资。

去年6月,他耗费7万元购买的10台二手矿机,不但挖出来的比特币价格暴涨,“矿机价格也翻了好几倍,赚两头的钱”,李文很得意。

而入场更早的Peter,收获更丰。

他在2019年夏天耗资大约200万,入手200台神马M20S矿机,迄今为止产出了50多个比特币,价格超过1600万元。除去每个月15万元的电费,净盈利超过千万。

Peter打算长期持有这50多个比特币,因为他相信,长期来看,币价还会上涨。

如今的矿工们,犹如19世纪美国西部的淘金者一般狂热。当时的冒险家用铁镐和汗水挖掘财富,今天的挖矿者则用芯片和电能开疆扩土。

尽管挖矿的速度越来越慢,但币价飙涨之下,矿工的热情却只增不减——而整个矿机、显卡、芯片产业链,也或多或少被重构。

矿机暴涨,一货难求

“挖矿这件事的确改善了我的生活,而且不是小的,是极大的改变。”现年45岁的比特币矿工李文对《财经故事荟》感叹。

2020年6月,李文花了7万元,买进10台二手神马M20S矿机,每台算力65T,这10台矿机每年可挖1个比特币,按照现在的币价,价值超过30万元。

入手矿机一段时间后,他认为回报率不错,便在年底前又投入70万,买入50多台不同型号的矿机,直接交给内蒙古的矿场托管。

进入矿圈8个月以来,李文囤积超过2.5个比特币,至少价值七八十万。

李文其实是币圈的“熟客”。从2017年接触币圈,见惯了币市的无常后,李文决定入局相对安全些的挖矿行业。

但现在,矿机和显卡都已经“一货难求”。

8个月前他刚买设备时,北京还有很多出售矿机的实体店,新旧机型的现货都买得到,价格还不贵,甚至能淘到二手货。现在,因为缺货,多数矿机实体店早已关停。

“就我所知,很多人是直接跟厂家预订矿机,多数是团购。现货还未出厂,就被人抢购一空。”李文说。

各大渠道的矿机期货也很难抢到,价格还翻了2到3倍。

头部矿机厂商比特大陆(生产蚂蚁矿机)的官网显示,相关的比特币矿机皆显示售罄,发货时间延后到了2021年8月。

另一家厂商嘉楠科技(生产阿瓦隆矿机),其公司在2020年三季度已获得大量预售订单,并在四季度延续了大量预售的势头。目前,两家公司的期货订单已排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

而在零售渠道,矿机则能转卖到官网2倍以上的价格。

仅以比特大陆旗下的蚂蚁矿机S19 95T为例,官网售价在20000元左右的机器,零售市场的价格轻松突破50000元。

期货价格也在飙涨。

2020年3月,蚂蚁S19的期货价格仅在13000元左右,现货是15800元左右,随着11月份以来比特币飙涨,2021年1月,价格甚至飙涨到53000元人民币一台,相差了三四倍。

价格在飙升,订单也在疯涨。

一位内蒙古矿场主告诉《财经故事荟》,11月份以来,矿场订单量急速增加。过去,组团的客户,单笔投资量基本在50-200台矿机,而现在,很多组团的订单是上千台起订,最多的一单直接订下了5000台矿机,空前火爆。

矿机市场火爆异常的同时,产业端也在进行整合。

据悉,以制造矿机设备而闻名的BitfuryGroup公司,旗下子公司Ciphe已经与GWAC.US公司达成合并协议,将通过SPAC的方式在纳斯达克上市,估值约20亿美元。作为独立公司,Cipher有望成为以美国为中心的比特币采矿冠军。

针对目前的挖矿狂潮,李文这样评价:“这帮人就跟饿急了的乞丐一样,见到面包,一拥而上。”

在如今繁盛一时的矿圈,“312事件”的创伤似乎早已消失。

去年3月,美联储调整货币政策,离岸美元剧烈收紧,比特币曾单日暴跌25%,之后跌破“关机价”。这次矿难致使超百万台矿机关机、全网总算力短期下降27%。

当时,不少矿工贱卖设备,只想把手里的“废品”甩出去,整个矿圈一片萧条。而现在,原本只值几千元的二手矿机,都飙涨到了20000元一台。

对于如今挖矿市场的疯狂,李文并不意外,“相比于大半年前,虽然矿机均价翻了两三倍,但币价却翻了4.5倍以上,回本周期明显缩短。过去,很多比特币矿机要一年才能回本,如今不到8个月就可以。”

以太坊狂热:显卡遭疯抢,笔记本也不放过

与李文专注比特币不同,25岁的矿工Peter,准备双管旗下,同时开挖以太币。

“已经确定了计划,用500万买1300多条显卡,目前我在等待集中采购完毕。”他说,GPU就是挖掘以太币的利器,这些显卡将被用来组装矿机。

据了解,目前市面上流通的以太坊矿机,主流是显卡矿机,核心部件是以AMD和英伟达为主要来源的独立显卡,一台矿机至少需要6-8张显卡。还有不少矿工通过个人电脑的显卡挖矿。显卡,已然成为以太坊矿工的“铁镐”。

部分观点认为,近年来显卡价格上涨,乃至现在英伟达RTX 30系列与AMD RX 6000系列显卡“一卡难求”,很大程度归因于以太坊矿工对显卡的巨量需求。

为了满足电脑游戏玩家的需要,英伟达官方不得不介入,声称将限制GeForce RTX 3060 GPU的哈希率,以降低该芯片对以太坊矿工的吸引力,同时透露,将推出专门用于挖矿的NVIDIA CMP。

该系列挖矿芯片甚至没有显示输出,拥有更低的核心峰值电压与频率,从而获得更高的挖矿功效,将于今年一二季度陆续推出。

可以想见,数字货币大牛市对整个矿机产业乃至芯片产业,都带来了重大刺激。

而在蓝港互动集团创始人、区块链媒体火星财经与算力服务平台火星云矿CEO王峰看来,数字货币挖矿设备和算力能否快速更新迭代,关键还取决于芯片制造商。

过去,各大芯片厂商将矿机芯片业务视作不起眼的小生意,使其生产研发被边缘化,进而影响整个供应链。

据《华夏时报》所述,微比特(神马矿机)就因芯片供应不足,暂时无法对新一年的期货市场进行规划。

而在中国矿机供应链的源头深圳市,有的矿机工厂因为缺乏芯片,干脆打起了笔记本电脑的主意。

“我刚和一家以太坊矿机工厂沟通过,他们现在缺显卡,干脆买了一万多台游戏本,把显卡抽出来做矿机。”火星云矿总裁商思林对《财经故事荟》说。他认为,以太坊矿机的溢价超过了笔记本的价格。

关于各大芯片厂商轻视矿机芯片的原因,王峰并不意外,“打个比方,在三星或是台积电这样的芯片巨头眼里,挖矿业务无足轻重。且不说在币价不高的时候,哪怕用现在的价格估算,全世界那几百万台开机工作的矿机,一年产出的20~30万个比特币,总值到不了180亿美金。这个数字不到三星去年营收的10%。”

他认为,相比于智能手机产业,加密资产及矿机产业,规模还是太小了。

不过,随着近期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持续火爆,一些芯片制造商可能会像英伟达一样,开始重视矿机业务。

而隐藏在矿机及ASIC、GPU芯片这些实体产品内部的,则是被称作“算力”的抽象概念。可以说,让全世界矿工为之疯狂、隔三差五更新矿机的根源,就在于算力。

何为挖矿:算力的游戏,矿池的国土

对于圈外人而言,比特币、区块链、挖矿既耳熟又陌生。

比特币网络的核心技术,就是区块链。

区块链,从应用角度来看,就是一个公开的账本,最重要的特点是“去中心化”。

传统的中心化金融体系,权力集中在银行等机构。而去中心化体系的权力较为分散,“人人都有机会坐庄”。

这条由成千上万个“区块”连接而成的链条,记录着过往的资金流动信息,与现实中银行的部分功能一致。

大概每10分钟,比特币网络内会生成一份新账单(新区块),挂到公开账本(区块链)末端,广播给网络内全部用户,做到公开分配资产,“所有人都可以监督”。

由于缺乏记账的专人,记账工作就要交给全体用户。但又不能让所有人同时操作账本,因为这会导致混乱。

为此,系统通过程序机制(SHA256算法),限制了记账者的数量,确保每一时间段内,只有极少量用户可以操作账本。

各个挖矿节点(矿机)所要做的,就是抢夺记账权。那些成功获得记账权的节点,会获得来自系统的奖励。

由此,无组织的群体成员自发参与进公开记账活动中,维持去中心化体系的正常运转,以期获得经济激励。这个激励就是比特币。

为了抢夺记账权,挖矿者需要找到一个随机数,解开SHA256算法。但是,该过程需要完成海量计算,非常消耗算力。

以现在的难度,一台矿机最快要花几百年,才能解开SHA256,挖出一个新区块。这样就限制了记账的速度,防止出现“万人同时记账”的混乱局面。

但这也给挖矿者带来不便。想要挖出比特币,就只能通过一种方法:加入矿池。

一般而言,矿池通过专用协议,连接成千上万个节点(矿机),将巨大的计算量切割,分配到各个节点上,整合矿池内部矿机的算力。

在分配收益时,则根据各个节点的算力份额来定,每个矿工拿不同数额的“分红”。对此,有PPLNS、PPS、PPS+等分配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币矿池的集中化在加强。

从2020年的数据来看,F2Pool、Poolin、BTC.com、AntPool四家矿池的年均算力份额,分别为17.53%、14.81%、12.30%、10.97%,合计为55.61%。而三大所Huobi.pool、OKExPool、Binance Pool的矿池,截至年末,算力份额分别约为9.39%、3.57%和11.48%。

以太坊矿池的算力集中程度更高。SparkPool、Ethermine和F2Pool三大矿池的年均算力份额,合计为75.51%,其中SparkPool的年均算力份额达到32.69%。

两大主流币的全网算力也在攀升,以太坊算力涨幅甚至远超比特币。

2020年,比特币全网算力从年初的112.93 EH/s,上涨至年末的153.48 EH/s,全年涨幅约为35.91%。

以太坊全网算力从年初的141.55 TH/s上涨至年末的281.37 TH/s,全年涨幅约为98.78%,大概为比特币的2.75倍。

以太坊算力增幅超过比特币的原因,可能在于前者的挖矿成本更低。由于设计机制的原因,以太坊具有“抗ASIC”性,仅通过个人电脑的显卡,就可以挖矿。在矿机价格方面,以太坊也要低于比特币。这样一来,新老玩家都更容易投入生产,显卡也由此被以太坊矿工抢购一空。

炒币者的赌性,矿工的长性

“混矿圈和混币圈的人极为不同,这两派的观念有所抵触,挖矿其实就是定投。可以说,那些老矿工是有信仰的,他们对挖矿这件事深信不疑。”王峰认为。

王峰透露,从火星云矿上万名矿机客户的数据来看,老矿工的复购率超过90%,有人甚至几个月内复购三四次。

李文则认为,挖矿与币圈二级市场投机的最大不同就在于,收益更稳定,风险更低,认知门槛也要低很多,不需要弄懂复杂的K线图等概念。

“矿机的投入产出这笔账很好算”,李文说,一台矿机的经济寿命大概为4年,在此期间可以持续产出,直到因算力落后,挖出的币价难抵电费为止。

矿工需要考虑的,主要是回本周期、未来收益和投资回报率。商思林将此比作“以三四折的价钱买币,但币要慢慢到账”。

而Peter认为,挖矿可以帮人克服赌性。

在二级市场投机的人,无非就是在不同价位买入卖出,靠做多和做空赚取差价。

正因如此,投机者的情绪极易受到价格波动的影响,很难长期持币。而挖矿的产出是稳定的,每天都有实打实的收益。

“挖矿可以看作定投,炒币者往往喜欢开杠杆、玩期货,经常赔个底朝天。”Peter打趣。自从接触币圈和矿圈以来,他就坚持不玩杠杆,始终稳中求胜。他对币市的态度就是,从长期看,币价一定会涨。

但是,投资矿机也并非万无一失。李文认为,现在币市存在泡沫,币价说不好哪天会跌,入局时机把握不好,挖矿短期内也可能赔本。

李文就曾差点踩坑。

2017年,李文曾打算与朋友一起,众筹组团购买蚂蚁矿机。

彼时的蚂蚁矿机,单价大概2~3万元不等。但是,比特大陆要求,一笔订单的总额不得低于500万元。

如果真要团购,李文必须押下血本。左思右想之下,他觉得风险太大,索性放弃了。

但是,李文的朋友却没有激流勇退,有人通过信用卡和信贷借钱购机,更有甚者直接卖房,购买了超百台矿机。

当时正值比特币牛市,如此疯狂者不是少数。

但2018年,随着比特币熊市的到来,比特币价格一度跌去六七成,矿圈乃至矿机市场连带受到影响,“一片哀嚎”。

很多矿机产出的比特币,价值覆盖不了耗电成本,无数矿工关停矿机,许多中小型矿场无力维持运转,只得将矿机转卖清盘。

一年前轻松过万的设备,当时低价贱卖都没人要,有的矿场甚至把废弃矿机堆成小山,当废铁论斤卖。

李文的一位朋友,高买贱卖矿机,直接损失了近200万元。

不过,在币价跌破“关机价”时,还有一些矿工坚持开机挖矿。

“他们多数是意志坚定的老矿工,对比特币和区块链有信仰,不会在意一时币价涨跌”,李文算了一笔账,“相比于2018年11月的币价最低点3200美金,与2021年2月的最高点58000美金,那些坚持到底的人,资产可能翻了18倍”。

王峰则如此评价矿工群体,“信挖矿的特别信,不信的怎么给他讲,他也不会信。”

他说,矿圈其实并不是特别大,人数肯定远远少于二级市场的投资者。而那些有信仰的矿工,往往都很“虔诚”。

DeFi崛起冲击波

随着最近DeFi(去中心化金融)项目的迅速崛起,一种名为“流动性挖矿”的新玩法火热起来。

DeFi领域的“流动性挖矿”,是指通过使用DeFi类产品,按要求存入或者借出指定的加密货币资产,为资金池提供流动性,而获取奖励的过程。

与传统的算力挖矿不同,流动性挖矿更贴近“钱生钱”,收益不靠算力,而靠参与者投入加密货币资产的数量。

许多不愿在二级市场“赌博”的人,将目光瞄准了DeFi领域,致使大量热钱涌入其中。截止3月初,DeFi市场总锁仓量突破550亿美金,相比于去年10月上旬的140亿美金,上涨了近4倍。

谈到DeFi挖矿时,王峰认为,像DeFi这类靠资产质押来分配收益的项目,会对矿圈造成些许影响。

DeFi的使用成本远低于矿机,对于圈外人而言,无疑更具吸引力,甚至很多老矿工,也愿意参与DeFi挖矿。

如此看来,在短期内,DeFi可能吸引更多新手入局,使传统矿圈群体稍微“固化”。

但同时,由于DeFi更为复杂,涉及到的概念更多,使用难度更高,目前还无法对传统矿圈造成明显的冲击。

另外,DeFi是打造的去中心化金融体系,从长远来看,更为普惠,必然会吸引大量用户涌入,最终使得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被更多人认可,币价走高之后,反过来吸引新用户入局传统矿圈。

因此,DeFi与传统矿圈,最终将逐渐融合。

关于以太坊和比特币,王峰表示,前者就像加密资产领域的安卓,很多项目都要依赖以太坊的生态系统,很有潜力。而比特币可能更像加密资产领域的黄金,它的地位不大可能被其他加密货币撼动。

另外,王峰讲到,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与机构加大对比特币的重视,以及DeFi和以太坊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加密资产已经成为了世界宏观经济体系里的一个环节。

“过去,这个领域是小圈子的游戏,影响形势的是一小撮人。未来,加密资产可能受到来自宏观经济的影响,对它的预测将越来越难。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领域会对世界范围的社会体系产生重大影响,就像过去十几年的互联网技术,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文中李文、Peter为化名)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
世链财经_区块链_比特币BTC_IPFS矿机挖矿_交易所平台
  • 商务合作微信:juu3644
  • 世链粉丝群微信:qia3867
  • 新闻爆料微信:zefmk896
  • 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2018-2021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59285号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