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民币将与现金共存“没想取代第三方支付”

南方都市报/2021-11-12/ 分类:热点新闻/阅读: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日前在出席芬兰央行新兴经济体研究院成立30周年纪念活动时透露,截至今年10月8日,数字人民币试点场景超过350万个,累计开立个人钱包1.23亿个,交易金额约560亿元。 ...

2021年服贸会首钢园区金融服务展馆,观众体验数字人民币消费。 南方日报记者 肖雄 摄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日前在出席芬兰央行新兴经济体研究院成立30周年纪念活动时透露,截至今年10月8日,数字人民币试点场景超过350万个,累计开立个人钱包1.23亿个,交易金额约560亿元。

中国人民银行自2017年底开始研发数字人民币。数字人民币设计和用途主要是满足国内零售支付需求。人民银行高度重视数字人民币的个人信息保护问题,并采取了相应的制度安排和技术设计。下一步将根据试点情况,有针对性地完善数字人民币的设计和使用。

数字人民币的发行规模会有多大?

目前,数字人民币仍处于研发试点阶段,发行规模相对有限。但随着今后试点范围不断扩大,数字人民币的发行规模能否满足百姓需求?“我们始终强调,央行数字货币的使用和推广应遵循市场化的原则。也就是说老百姓需要兑换多少,我们就发行多少。”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日前在芬兰央行新兴经济体研究院成立30周年纪念活动上的视频演讲中,给出了明确答案。

数字人民币与实物人民币并行发行。有人担心:如果要多少有多少,会不会引起“货币超发”问题?不用担心,人民银行已经充分考虑了此类问题。

首先,数字人民币采取双层运营体系,由人民银行实施中心化管理。消费者使用数字人民币时所接触的商业银行和支付机构只是“中介”,为公众进行数字人民币兑换并提供支付服务。人民银行在数字人民币投放过程中仍处于中心地位,保证对货币发行和货币政策的调控能力,可以避免出现“货币超发”问题。

同时,数字人民币主要定位于现金类支付凭证(M0),不计付利息,老百姓自然不会把大量存款兑换为数字人民币,也不会引发金融脱媒,降低货币政策传导效率。

此外,设置数字钱包余额上限、交易金额上限等举措,能有效降低挤兑等风险。

人民币现金还会存在多久?

有人认为,随着数字人民币的普惠性和可得性不断提升,会逐渐替代现金。人民币现金是否会退出人们的生活?

“中国地域广阔、人口众多、区域发展差异大,这些因素以及居民的支付习惯决定了在可预见的将来,现金仍将长期存在。”易纲明确表示,只要存在对现金的需求,人民银行就不会停止现金供应或以行政命令对其进行替换。

当前,老年人在移动支付领域的“数字鸿沟”窘境不可忽视,相当一部分老年人难以享受数字人民币的高效便捷。与此同时,在一些相对偏远或贫困地区,电子支付机具的布设也很难达到全覆盖。因此,不少人对使用人民币现金仍有需求,应该尊重他们的支付选择。

数字人民币如何避免“数字鸿沟”问题?

在数字人民币钱包设计方面,白皮书提出,满足用户多主体、多层次、多类别、多形态的差异化需求,确保数字钱包具有普惠性,避免因“数字鸿沟”带来的使用障碍。

人民银行货币金银局局长罗锐介绍,数字人民币硬钱包基于安全芯片等技术实现数字人民币相关功能,依托IC卡、可穿戴设备、物联网设备等为用户提供服务,有助于解决老年人、残障人士等特定群体操作智能手机不便问题。在未来的数字人民币产品设计中,还将充分考虑特定群体的现实需求,通过多种技术手段,降低使用难度,进一步提升数字人民币的普惠性。

数字人民币何时实现跨境使用?

目前,110多个国家在不同程度上开展了CBDC相关工作。数字人民币何时能够实现跨境使用?

“鉴于跨境使用的复杂性,数字人民币当前以满足国内零售需求为主。”易纲表示,跨境及国际使用相对复杂,涉及反洗钱、客户尽职调查等法律问题,国际上正在深入探讨。人民银行愿与各国央行以及国际机构加强数字货币领域的合作。

此前,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央银行联合发起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共同研究央行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中的作用和技术可行性。中国人民银行还与欧洲央行就CBDC的设计开展了技术层面的交流。

易纲表示,未来,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以开放包容的方式,与各国央行和国际组织探讨CBDC的标准和原则,在推动国际货币体系向前发展的过程中,妥善应对各类风险挑战。

数字人民币会不会替代现有电子支付工具?

“数字人民币将和传统电子支付工具长期并存。”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介绍,中国一直支持各种支付方式协调发展,数字人民币与一般电子支付工具处于不同维度,既互补也有差异。

穆长春表示,数字人民币与电子支付工具有着相似的支付功能,但也具备其特定优势:可以不依赖银行账户进行价值转移,支持离线交易,具有“支付即结算”特性;支持可控匿名,有利于保护个人隐私及用户信息安全。

对于“人民银行推动的DC/EP是想取代第三方支付角色”的说法,今年5月,中国金融学会会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名誉院长周小川在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回应,中国人民银行明确DC/EP的计划是一种双层系统,而且整个研发队伍是由人民银行组织,由主要商业银行,还有电信营运商和几大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同参与研发,都是在以往工作基础上,迈向升级换代的新台阶。“大家都是在一条船上。当然在一条船上的人有时候也会有不同意见,有时候也可能在有些问题上有争议。但毕竟在一条船上,并不是有些人说的好像是一种内斗,谁会取代谁。”

焦点

数字人民币如何守护你我隐私安全?

“碰一碰”“扫一扫”,这些被我们逐渐熟悉的移动支付方式,一方面带来了便捷的支付体验,另一方面也令不少人产生“隐私保护”的烦恼,担心被一些互联网平台、第三方支付机构过分获取“数字足迹”。

近期,数字人民币的“可控匿名”特征再次进入人们视野。大众好奇数字人民币到底如何“匿名”?怎么做到“可控”?又能否守护你我隐私安全?

A

电信运营商不得将用户信息

披露给央行等第三方

“数字人民币的可控匿名特征,就是要满足合理的匿名支付和隐私保护的需求。”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日前表示,数字人民币可以在技术上实现小额匿名,仅用手机号就可以开立钱包。当然,这类钱包每日交易限额较低,只能满足日常小额支付需求。

这可以从此前多地开展的试点活动得以印证。目前,深圳、苏州、成都、北京4个城市已进行7轮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派发数字人民币1.5亿元,单个红包金额基本在200元左右,成都随机派发的最高一档红包金额为238元。即便部分用户对数字人民币钱包进行了充值,支付金额也均属于小额支付范畴。

另外,工、农、中、建、交、邮储6家银行虽深度参与测试活动,但开通数字人民币钱包无需绑定任何一家银行的银行卡,仅需要提供用户的手机号。参与用户只用选择其中一家银行提供服务,比如通过银行领取数字人民币红包。

也有人心存疑惑:现在手机号都是实名制,这不还是无法匿名吗?

穆长春解释称,尽管电信运营商也参与了数字人民币的研发,但根据现行国家有关法律规定,电信运营商不得将用户信息披露给央行等第三方。因此,用手机号开立的数字人民币钱包对于央行和各运营机构来说,是完全匿名的。

B

用户支付信息被加密打包处理,平台无法直接获取

数字人民币仅凭借匿名开立个人钱包就能保护隐私吗?当然不止如此。

近期几个试点测试中,数字人民币的支付场景已从线下门店拓展至线上。在部分试点城市,数字人民币钱包支持京东、滴滴出行、美团骑车等多个子钱包应用。别小看这个“子钱包”的设计,这便是数字人民币保障用户隐私的重要一环。

雁过留声,基于银行账户的每一笔线上交易都会留下“数字足迹”,而其中最具“含金量”的就是各类金融信息。一些互联网平台、第三方支付机构追踪并获取大量用户的账户信息、交易信息、信用信息等,通过挖掘用户金融行为,推送金融产品。这不仅令人不堪其扰,还会把“超前消费”“过度消费”的观念偷偷植入学生等资信脆弱人群。

为破解这一问题,在数字人民币的线上消费场景,用户支付信息将会被打包加密处理后,用子钱包的形式推送至电商平台。平台无法直接获取用户个人信息,这有力地保证了用户核心信息的隐私保护。

其实,不只是电商平台,就连提供服务的银行、线下收款的商户、收取转账的个人等都不会获取支付用户的个人信息,因为数字人民币钱包之间的交易已通过技术和制度实现了匿名化处理。

穆长春坦言,数字人民币对用户隐私的保护,在现行支付工具中是等级最高的。

C

若匿名程度过高,可能会变成非法交易工具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隐私安全如此重要,数字人民币为啥不索性完全匿名?

数字人民币定位于替代部分现金,因此需要具有现金一般的流动性和匿名性。但如果匿名程度过高,加之便于携带,也可能被犯罪分子盯上,变成非法交易的工具。

“可控匿名”作为数字人民币的一个重要特征,一方面要保障公众合理的匿名交易和个人信息保护的需求;另一方面也要防控和打击洗钱、恐怖融资、逃税等违法犯罪行为,维护金融安全的客观需要。

目前,央行数字货币实现风险可控基础上的匿名已成为国际共识。各国中央银行、国际组织在探索央行数字货币的匿名特性时,均将防范风险作为重要前提,对于无法满足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及反逃税等要求的设计将被一票否决。

D

万一被盗刷了,损失更容易追回

交易都“匿名”了,万一出现了数字人民币盗刷,还能否挽回损失?

不用担心,尽管数字人民币交易是“匿名”的,但是“可控”的。

尽管数字人民币钱包用手机号即可开立,但并非不能打击犯罪行为。金融部门、电信运营商分别掌握一部分数据,一旦遇到犯罪行为,可以把相关证据线索交给司法机关,由执法部门按图索骥。

另外,数字人民币钱包自身采用了分级分类的设计,根据客户身份识别程度可开立不同级别的数字钱包。小额支付可以做到完全匿名,但如要进行大额支付,则需要升级“钱包”,按要求提供相关信息要素,以此防范大额可疑交易风险。

穆长春表示,数字人民币采取“小额匿名、大额可溯”的设计,如果发生利用数字人民币的电信诈骗,能够帮助老百姓把钱追回来,守护老百姓的财产安全。

数字人民币试点“10+1”

自2019年底数字人民币试点开始,测试工作现已相继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四地及北京冬奥会场启动,后在2020年10月增加了上海、海南、长沙、西安、青岛、大连六个试点测试地区。数字人民币试点扩围至“10+1”。

A08-11版 统筹:易福红 方军 来源:新华社 经济日报 21世纪经济报道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
世链财经_区块链_比特币BTC_IPFS矿机挖矿_交易所平台
  • 商务合作微信:juu3644
  • 世链粉丝群微信:ssy8364
  • 世链JOB:ssy8364
  • 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2018-2021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59285号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