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华铁应急“挖矿”路径,层层代理隐身幕后为谁忙?

杨佼/2021-08-17/ 分类:矿业/阅读:
对外出租矿机给客户,客户出面"挖矿",并由矿机托管方、合作方垫资代建,华铁应急得以隐身幕后。 ...

上市公司以经营云计算服务器租赁的名义,将比特币矿机租给客户“挖矿”,客户租赁场地后,再找来服务器托管方、合作方,由合作方按照托管方的要求,垫资建设挖矿配套设施,真正的挖矿者由此得以隐身幕后。

这就是上市公司华铁应急挖矿的大致路径。8月8日下午,“币圈大佬”胡东实名举报,华铁应急涉嫌严重财务造假、信披违规,实际控制人胡丹锋及其配偶潘倩涉嫌巨额职务侵占、掏空上市公司等三大严重违规违法,让华铁应急挖矿往事,时隔三年后再次发酵。

胡东是亿邦国际董事长,后者是全球三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之一。双方的纠葛,起于华铁应急与亿邦国际旗下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邦通信”)的矿机买卖。2018年,华铁应急向亿邦通信采购矿机8万台。对其中5.6万台所有权的归属,双方从2019年开始就诉讼不断。

长期以来,华铁应急对“挖矿”之事一直秘而不宣,仅以对外租赁服务器的幌子代称。但无论是华铁应急的矿机租赁业务模式,还是其矿机承租客户是否存在,都存在诸多疑问。

调查发现,靠收取矿机租金的华铁应急,却在2018年对外大额支付矿机托管费。租赁矿机的客户,动辄对外签订数亿元的“云计算”项目建设合同,但自身注册资金却均在千万元以内,且部分客户的股东长期对外进行民间借贷融资,目前已诉讼缠身。

华铁应急仍未披露“挖矿”的实际投入金额,整个操作过程也是一大谜团。公司此前披露,购买矿机投入1.78亿元。但保荐机构的一份专项核查意见却显示,其实际用于挖矿的资金达3.05亿元,扣除5000余万元的费用后,两者之间仍然存在8000万元的缺口。

而这些资金的真实去向至今是谜,谁在主导华铁应急“挖矿”事务,谁又是真正的受益者?

祸起矿机买卖

在二级市场,华铁应急的股价暴跌从8月3日就已开始。该公司前一天晚间披露,因与亿邦通信的诉讼,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和子公司股权被冻结。此后,公司股价开始暴跌。相较于8月2日13.54元的盘中最高价,最新股价累计最大跌幅超过35%。

一直以来,对于购买矿机、与亿邦通信诉讼事宜,华铁应急不仅没有充分披露,反而长期秘而不宣,以“云计算服务器”等笼统说法规避信披。直到2019年10月,浙江证监局发出警示函,上交所问询后,华铁应急才承认,“云计算服务器”实为比特币矿机,但仍未承认参与挖矿。

华铁应急挖矿的直接主体,是原子公司新疆华铁恒安建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铁恒安”,已出售并更名为浙江瑞琪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根据华铁应急2019年11月回复问询时披露,2018年5月,华铁恒安对外采购服务器及配件1.78亿元,其中向亿邦通信采购2.4万台,总金额1.04亿元,另外采购配件约30万元。

华铁应急回函还称,2018年5月,华铁恒安、亿邦通信签订8万台服务采购合同,总金额4.03亿元,亿邦通信须在当年6月底全部交货。到当年年底,华铁恒安收到其中2.4万台,同年7月18日前,华铁恒安为此付款1.21亿元。

对于剩余的5.6万台服务器是否交付、去向,双方各执一词,纠纷由此产生。早在2019年,亿邦通信就已起诉,向华铁应急和华铁恒安追讨拖欠的服务器余款。

亿邦通信到底有没有交货? 华铁应急对此的前后说法,出现了不一致。2019年11月公司在回复问询时,对于剩余的5.6 万台服务器,亿邦通信一直没有履约交付,对应金额2.82亿元。

胡东举报后,华铁应急在8月9日的说明会上称,争议的5.6万台服务器,实际收货方是第三方浙江纽博实业有限公司(下称“纽博实业”),亿邦通信发出的5.6万台服务器,分别由裴金泰、刘凯、郑斌签字接收,今起作废,改由纽博实业授权陈宝清签字接受代替,但亿邦科技对此说法并不买账。

华铁应急的最新说法表明,亿邦通信已经交货,但接收方并非华铁恒安,而是纽博实业。但华铁恒安到底有没有接收这5.6万台服务器,原来签字接手的裴金泰等三人,是以何种身份接收?他们的任职单位是否来自华铁恒安?

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纽博实业确实参与了比特币“挖矿”。因债权债务纠纷,纽博实业手上的矿机,2019年还被人强行拉走。

根据济南中院2019年12月的一份判决,2018年11月,纽博实业将7938台矿机,根据托管方的要求,运到贵州锦屏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厂房未接通高压电,服务器只能放在厂房内。2019年1月7日,厂房门锁被撬,服务器不翼而飞。报案后,郭洪磊在派出所承认,服务被他和李昌俊拉走。

郭洪磊在派出所交待,湖南亿迅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亿迅云网络”)将服务器转托管给他和李昌俊,李昌俊自称投资上千万元,建设了厂房,并与亿迅云网络签有供电合同,但亿迅云网络拖欠其几千万元。纽博实业要求郭洪磊、李昌俊返还服务器,如不返还则按每台1000元折价赔偿,但被法院驳回。

对于华铁应急的说法,亿邦通信并不买账。问题也由此而来:华铁恒安如果接收了服务器,为何要转手给纽博实业?何时转手至纽博实业?

挖矿始末

监管多次问询后,华铁应急承认购买矿机,但对参与“挖矿”却一直持否认态度。

按照华铁应急的说法,华铁恒安并不直接挖矿,而是对外租赁服务器,即资产所有权不变的前提下,向客户出租服务器、配套设备使用权,并按要求提供维修、保养,以收取租金和服务费的模式。

华铁应急披露显示, 2018年,华铁恒安对外租赁云计算服务器3.65万台,实现租赁收入6148 万元,客户为益阳湘益通云存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湘阴湘益通云存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面分别简称“益阳湘益通”、“湘阴湘益通”)、上海鑫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鑫鼎”)。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深度梳理,华铁应急通过华铁恒安进行比特币“挖矿”,可能在2018年3月就已启动。

2018年2月,华铁应急以7.56元/股的价格,发行4920万股,募集资金3.64亿元,全部用于建筑安全支护设备租赁服务能力升级扩建项目,实施主体为浙江华铁宇硕建筑支护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华铁宇硕”)。

定增刚刚完成的3月28日,华铁应急就将项目实施主体,由华铁宇硕单独进行,变更为与华铁恒安共同实施。为了便于华铁恒安参与项目实施,华铁应急还以募投资金7000万元,对华铁恒安增资。

华铁恒安成立于2018年3月14日,初始注册资金1亿元。披露显示,2017年5月、6月,华铁恒安向亿邦通信采购服务器2.4万台,向浙江阿瓦隆科技有限公司采购1.25万台,并在当年6月1日至7月20日先后投入运营。

但在没有任何前期披露的情况下,华铁应急突然在2019年1月,以优化资产结构的名义,计划以5975万元的价格,将公司持有99.5%、全资子公司杭州宇明建筑设备有限公司持有的0.5%的华铁恒安股权,转让给自然人叶恭乐。由于转让没有完成,2019年3月华铁应急又找来自然人陈万龙,但转让价格已经降到1228 万元。

为何业务仅仅开展半年,就急于将华铁恒安出售,华铁应急的解释是,2018年三季度,云计算服务器租赁市场尚好,四季度市场需求急剧下降。经与客户协商后,提前终止了合同。

实际上,投入运营后,华铁应急的“挖矿”业务,最多只运行了五个月,就陷入停滞状态。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法院判决书显示,湘阴湘益通以云计算中心建设的机房,2018年11月就因断电而无法运行。

法院判决显示,2018年6月,湘阴湘益通以每年150万元的价格,租下湖南定宇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定宇新材料”)位于湖南湘阴县厂区内的21810平方米土地,建设云计算项目,从事计算机托管、区块链研发,土地租期三年。

随后,经湘阴湘益通股东蔡洁邀请,梁海为、吴鹏、赵欢三人,在定宇新材料厂区内建设厂房、机房、配电房等设备,蔡洁则负责协调当地政府的用电手续、供电保障等。到了2018年11月,蔡洁未能如约供电,导致三人所建机房被彻底断电。

披露显示,华铁恒安2018年度账面总资产原值2.47亿元,扣除折旧1908万元、减值准备9750万元之后,账面资产价值1.31亿元。扣除负债7110余万元负债后,账面净资产约为5970余万元。

而到了2019年3月,华铁恒安总资产、净资产已分别降至6835万元、1210万元,计提的资产减值则飙升到1.43亿元,另有2606万元的借款本息未还,最初的投入已经亏损殆尽。

股权转让前,华铁恒安是华铁应急控股子公司。而股权转让后,华铁恒安不再与上市公司并表。倘非监管事后处罚,华铁应急“挖矿”的真相,可能就这样被永远隐藏下去。

隐身幕后

按照华铁应急的说法,华铁恒安并不直接“挖矿”,只是对外租赁服务器,进行“挖矿”的是承租矿机的客户,极力撇清参与“挖矿”。

华铁恒安2018年的客户湘阴湘益通、益阳湘益通和上海鑫鼎,分别从2018年6月1日至7月20日,开始从华铁恒安租用矿机。但这些“客户”是否真的租赁矿机,存在不少疑问。

华铁应急没有披露三家客户的对应起租时间。但根据法院判决书,湘阴湘益通于2018年6月中旬与定宇新材料签订土地租赁合同,随即就找来梁海为、吴鹏等三人合作,建设挖矿所需配套设施。

但湘阴湘益通并没有实际投资,资金均由合作方垫付。2018年6、7月间,蔡洁与梁海为、赵欢、吴鹏签订了类似的“挖矿”所需的土地、厂房、电源建设合同,三人为此分别向蔡洁支付资金115万元、400万元、186万元。

甚至“挖矿”业务的运营,蔡洁也交给了梁海为。双方约定,梁海为所建配电房,要在2018年7月10日前通电,且须保证每天用电量不低于25万度,否则即为违约。

同样,并未参与投资的亿迅云网络,却屡次在湘阴湘益通方面现身,指令梁海为等合作,指定合作方地址,为湘阴湘益通建设“挖矿”的厂房、机房、配电房等配套设施。该公司的这一模式,与纽博实业“挖矿”时的托管服务如出一辙。

济南中院判决书显示,2018年11月,纽博实业将服务器交给亿迅云网络托管。所谓服务器托管,是指亿迅云网络提供符合纽博实业要求的机房、场地、供电、消防、宽带等设施,并负责日常维护,以保证纽博实业的矿机正常运行。

判决书还显示,纽博实业将服务器运到贵州锦屏县经济技术开发区,是根据亿迅云网络的指定。而后,亿迅云网络又将服务器转托管给郭洪磊、李昌俊,并由后两者出资建设场地。

为湘阴湘益通垫资的梁海为,与亿迅云网络可能存在某种关联。梁海为此前出资的一家公司,与亿迅云网络使用了相似的字号。

资料显示,梁海为曾持有峡江县亿迅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峡江亿迅云”)40%股权。2019年工商变更后,梁海为退出股东行列。同期,该公司大股东梁洪传的持股比例,也从66%降至33%。

华铁恒安的另一客户益阳湘益通,大股东也是梁洪传。益阳湘益通成立于2017年11月,注册资金500万元,梁洪传出资比例为70%。目前,梁海为、梁洪传还分别持有台州海联航运有限公司60%、40%股权。

不过,湘阴湘益通、益阳湘益通、上海鑫鼎、峡江亿迅云,与亿迅云网络没有直接的人员、股权联系。资料显示,亿迅云网络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金5000万元,股东为曹进武。

可能正是通过这种复杂的操作,华铁恒安、湘阴湘益通、益阳湘益通、上海鑫鼎、亿迅云网络等各方,得以撇清彼此关系,真正的挖矿者,得以实现隐身幕后的目的。

但湘阴湘益通的股东蔡洁,却与亿迅云网络关系密切。桂林中院2020年5月一份判决书显示,蔡洁20118年11月曾向林碎金借款100万元,由曹进武担保。蔡洁还长期利用亿迅云网络财务人员的账户,通过民间借贷融资。

客户是否存在

华铁恒安的这些矿机租赁客户,是否真的在“挖矿”?甚至是否真实存在都要打上问号。

华铁应急2019年11月回复上交所问询时称,服务器租赁业务盈利主要由租金收入、手续费构成。为满足不同客户需求,租赁服务器的同时,还可以提供服务器上架和托管等服务,服务收入也是盈利来源之一。

2018年11月,纽博实业将服务器运至贵州锦屏县,就是根据与亿迅云网络签订的托管协议。亿迅云网络作为托管方,提供符合纽博实业要求的机房,以及场地、供电、消防、宽带等设施,并负责日常维护。

胡东在举报时质疑,矿机租赁的模式,不符合商业逻辑,原因是租赁收入无法覆盖成本。而华铁恒安2018年的三家客户,规模都非常小,付出的租赁成本,却非常高昂。

资料显示,成立于2018年5月的湘阴湘益通,注册资金只有1000万元;上海鑫鼎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金也只有1000万元;益阳湘益通注册资金更是只有500万元。

根据华铁应急披露,华铁恒安开展服务器租赁的五个月时间里,从益阳湘益通、湘阴湘益通、上海鑫鼎三家公司取得的租赁收入,分别为3584万元、1796万元、767万元,折算全年接近1.6亿元,逼近华铁恒安3.65万台服务器的全部采购成本。

不仅如此,这些“客户”还动辄以数亿元规模,对外进行投资。法院判决书显示,2018年6月,湘阴湘益通、定宇新材料在租赁合同中约定,后者出资5亿元,在湘阴县工业园区建设云计算项目,从事计算机托管、区块链研发。深陷多起债务纠纷的蔡洁,似乎也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更重要的是,作为服务器出租方,华铁恒安不但没有收取托管、服务费,反而对外支付大额托管费。2019年1月,东兴证券出具的专项核查意见确认,华铁恒安对外支付托管费有三笔,共计5463.79万元,其中包括北京博瑞时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博瑞文化”)托管费5108.13万元,这与公司2019年11月的披露明显相悖。

胡东在8月8日的发布会上还称,除了公司账户,华铁恒安还通过关联个人、供应商等向博瑞文化支付托管费,总金额共计8635.48万元。这也是其指控华铁应急财务造假的一大原因。

内蒙古乌海海南区法院判决显示,2018年5月,华铁应急以华铁恒安的名义签订合同,由博瑞文化为华铁应急、华铁恒安在乌海某区的云计算机房提供技术、托管服务。合同生效后,华铁恒安自2018年10月就开始拖欠服务费,金额1029万元。2019年初,博瑞文化起诉后,经过多次审理,至今仍然没有了结。

资金究竟去了哪儿?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受折旧、资产减值影响,华铁恒安当年亏损1.57亿元。受此拖累,华铁应急同期亏损2878万元,扣非净利润为-4580万元。而在当年前三个季度,该公司盈利超过6600万元,四季度却突然亏损1.08亿元。

华铁恒安带来的影响还不止于此。披露显示,华铁恒安注册资本1.7亿元,均为华铁应急定增募集资金投入,用途为参与定增的建筑租赁项目实施,该项目于2018年12月20日结项。

然而,结项不到一个月,在没有任何披露的情况下,华铁恒安就暗中将项目转让给华铁应急另一子公司黄山华铁建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下称“黄山华铁”),交易以项目账面价值2.05亿元作价。

黄山华铁成立于2018年4月,注册资金500万元,2018年底的总资产2.06亿元,与受让的华铁恒安资产规模相当,但净资产只有3.26万元,其受让资产的巨额资金从何而来?

华铁恒安2019年曾披露实施的定增募投项目,2018年测算实现收入6885.33万元。但年报显示,黄山华铁当年净利润仅有3.26万元,与预测存在巨大差异,2019年更是亏损了12万余元。2019年底,该公司净资产降至-9.7万元。

将定增募投项目转让给黄山华铁后,华铁应急迅速将华铁恒安脱手,并改口称,华铁恒安的云计算服务器租赁业务,资金来源与募投项目无关,不涉及募集资金账户资金支出。

那么,华铁恒安开展“云计算服务器租赁”业务的资金从何而来?东兴证券2019年1月出具的专项核查意见显示,华铁恒安成立后,公司从基本户向其支出3.25亿元,其中3.05亿元被华铁恒安用于云计算服务器租赁。

这一数据与华铁应急披露相矛盾。华铁应急2019年11月公告称,购买矿机的金额共计1.78亿元。扣除支付的矿机托管费后,仍与东兴证券的核查数据存在约8000万元的出入。

按照上述披露数据测算,加上定增项目,华铁应急共向华铁恒安支出近5亿元。截至2018年3月底,华铁应急账面货币资金约4.6亿元,即便全部拿出,也不足以支撑华铁恒安同时进行“挖矿”、募投项目建设。华铁宇硕负责实施的约1.9亿元募投项目,更是无从进行。



来源:第一财经  杨佼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
世链财经_区块链_比特币BTC_IPFS矿机挖矿_交易所平台
  • 商务合作微信:juu3644
  • 世链粉丝群微信:qia3867
  • 新闻爆料微信:zefmk896
  • 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2018-2021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59285号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