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部门发文 叫停比特币“挖矿” 央行出手打击

资金盘排行/2021-11-24/ 分类:曝光/阅读:
日前,国家发改委召开11月例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将以产业式集中式"挖矿"、国有单位涉及"挖矿"和比特币"挖矿"为重点开展全面整治。 ...

日前,国家发改委召开11月例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将以产业式集中式“挖矿”、国有单位涉及“挖矿”和比特币“挖矿”为重点开展全面整治。今年下半年以来,国家发改委、国家金融委、央行等多部门密集表态,明确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不具有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其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参与虚拟货币投资交易活动存在法律风险。

 

全面整治 产业式集中式“挖矿”、国有单位涉及“挖矿”

 

孟玮表示,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存在极其严重的危害。虚拟货币“挖矿”能源消耗和碳排放量大,对产业发展、科技进步不具有积极的带动作用,加之虚拟货币生产、交易环节衍生的风险越发突出,其盲目无序发展对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和节能减排带来严重不利影响。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对促进我国产业结构优化、推动节能减排、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孟玮提到,11月10日,国家发改委组织召开虚拟货币“挖矿”治理专题视频会议,通报虚拟货币“挖矿”监测和整治情况,要求各省区市切实负起属地责任,建制度、抓监测,对本地区虚拟货币“挖矿”活动进行清理整治,严查严处国有单位机房涉及的“挖矿”活动。

 

孟玮表示,下一步将以产业式集中式“挖矿”、国有单位涉及“挖矿”和比特币“挖矿”为重点开展全面整治。对执行居民电价的单位,若发现参与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将研究对其加征惩罚性电价,形成持续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高压态势。

 

十部门发文 叫停比特币“挖矿” 列为淘汰类产业

 

9月3日,国家发改委联合中宣部、网信办、国家能源局等10部门印发的《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要求各地各部门全面梳理排查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加强虚拟货币“挖矿”活动上下游全产业链监管,严禁新增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加快存量项目有序退出。

 

《通知》将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列为淘汰类产业,增补列入《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淘汰类”,禁止新增项目投资。还严禁对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提供财税金融支持,严禁地方政府、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等以财税、金融等任何形式支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对政府主导的产业园区,不允许引入新的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对于现存的虚拟货币“挖矿”项目,《通知》要求加快存量项目有序退出,对现存的虚拟货币“挖矿”项目依法查处违法违规供电行为、实行差别电价、不允许参与电力市场、停止一切财税支持、停止提供金融服务、按照《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规定限期淘汰。

 

央行出手 打击交易与支付 炒作热度明显下降

 

“我们再次提醒广大人民群众,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不是法定货币,没有实际的价值支撑。”在2021年8月“金融知识普及月金融知识进万家 争做理性投资者 争做金融好网民”活动媒体吹风会上,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副局长尹优平表示,虚拟货币相关交易纯属投资炒作,人民大众要增强风险意识,自觉远离,保护好自己的“钱袋子”。

 

尹优平介绍,针对虚拟货币交易操作可能出现反弹的势头,央行在今年会同有关部门在检测境外交易所和境内交易商,封堵打击交易网站、App和企业渠道,加强政策宣传等方面开展积极的应对工作,虚拟货币交易炒作的热度明显下降。

 

早在6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出手,禁止部分大行和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相关活动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当天,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消息称,近日人民银行有关部门就银行和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提供服务问题,约谈了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和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最新的政策传导和最为直接的管控方式之一。由此,国内对比特币的打击覆盖了挖矿、交易与支付的闭环。

 

动态

 

停产整顿、集体断电 各地出手整治“挖矿”

 

国内有超70%的比特币“矿场“,聚集于电力充沛、电费相对较低的地区,例如水电丰富的云南、四川、贵州,以及火电丰富的新疆、内蒙古。南都记者注意到,今年5月份开始,在国务院的要求下,内蒙古、青海、四川等地相继发文要求清退比特币“矿场”。

 

5月25日,内蒙古发改委公布《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要求全面清退虚拟货币“挖矿”企业。

 

6月9日,青海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公布《关于全面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通知》,要求严禁各地区立项、批复各类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对现有的各类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全面关停,还要求坚决查处纠正以大数据、超算中心等名义立项但从事虚拟货币“挖矿”的项目主体、制止向虚拟货币“挖矿”行为提供场地、电力支持。

 

同一天,新疆昌吉州发改委发布《关于立即对虚拟货币挖矿行为企业进行停产整顿的通知》。通知要求,从事虚拟“挖矿”的企业须于6月9日14时前全部停产整顿,并将企业停产整顿情况报至昌吉州发改委。

 

6月22日,一条“四川比特币矿场集体断电”的消息,成为当天热搜。根据四川省有关部门通知要求,6月20日,四川所有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矿机被集体断电。据推算,这次关机的负荷大概在800万千瓦,导致比特币全网算力骤降36%。  

 

缺陷

 

数量难以满足市场交易需要

 

比特币的程序设置了最高数量限制,成为它可以“保值增值”的理由,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注定它难以发挥“货币”的功能和作用。货币的主要功能是交易媒介,经济总量越来越大,需要的货币数量必然越来越多。假如经济总量越来越大而货币数量不变,结果必然是货币越来越贵,物价逐渐走低,出现通货紧缩现象。通货紧缩的危害比通货膨胀还大,长期的通货紧缩可以直接导致国家财政的破产。比特币的数量设置的最高限额,就更不可能满足现实世界的需求了。从该意义上来说,比特币不如黄金。

 

大量消耗能源

 

这与人类绿色发展理念背道而驰,因此,比特币又被称为“肮脏的货币”。剑桥大学的比特币电力消耗指数的最新计算表明,比特币挖矿每年消耗约133.68太瓦时的用电量。与2020年全球各国消耗用电量相比,这一数值位于瑞典(131.8太瓦时)和马来西亚(147.21太瓦)之间。随着比特币数量越来越接近于其理论上的最高限额,产生新的一枚比特币的能耗还将出现几何级数增长。产生单位比特币的能耗逐渐上升是比特币保值增值的“灵魂”,也成为比特币罪恶的渊薮,因为它不符合人类社会的共同价值观。

 

价格剧烈波动不稳定

 

货币被市场认可的前提是稳定,而比特币自产生以来,其价格一直在剧烈地波动,动辄一天波动10%甚至30%,导致比特币沦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投机产品。

 

比特币“挖矿”有多耗能?

 

根据相关研究报告,中国比特币产能占到了全球50%左右,来自中国的比特币“矿工”主导着这个行业。比特币“挖矿”活动高耗能、高排放。国际能源署(IEA)数据显示,2019年比特币“挖矿”消耗50至70兆瓦时,大致相当于如瑞士般体量国家的消耗量。今年4月6日,国际知名期刊《自然-通讯》刊登了题为“比特币的运营可持续性与碳排放政策评估”的研究论文。文中指出,在没有任何政策干预的情况下,中国比特币区块链的年能耗将在2024年达到峰值296.59太瓦时,产生1.305亿公吨碳排放。这个数值超过了捷克、卡塔尔等国全年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

 

揭秘

 

最近,江西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肖毅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在通报中,一则表述引发外界广泛关注:“滥用职权引进和支持企业从事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要求的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因虚拟货币“挖矿”而落马,还是头一回。

 

损公肥私的地下“矿场”

 

所谓“挖矿”,简单来说就是通过计算机节点,为区块链网络开展数学运算、生产虚拟货币。

 

2017年末,时任抚州市委书记的肖毅去了趟德国。据当地媒体报道,他跟世界上最大的区块链技术企业之一慕尼黑GM基金会等机构进行了公务会谈。不久后,抚州市高新区与GM基金会等就“建设超算产业中心”签署协议,以不低于16.9亿美元的总投资,分两期安装50余万台服务器。

 

按当时的说法,该超算中心可为大数据处理、宏观经济分析“提供高性能计算服务”。听上去很美。4年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民事裁定书披露,这座超算中心的功能,实际上是“用高性能计算赚取虚拟货币”,属于“国家不予鼓励的高耗能产业”。原来,数字建设是幌子,闷声“挖矿”才是真。

 

有媒体报道,肖毅连受贿收的都是比特币,相当“时髦”。很多虚拟货币本就具有匿名性、不可篡改、服务器设在海外等特征,早就被各路不法分子视为绕开政府监管的利器。腐败分子用这种方式处理大额受贿金钱,相当隐蔽。

 

落马“老虎”通报中罕见虚拟货币“挖矿”等字眼,但在现实中,损公肥私的地下“矿场”并不少见。

 

例如,江苏有关部门监测发现,该省参与“挖矿”的互联网IP地址数量超4500个,其中归属党政机关、高校、企业的IP地址占比21%,不少是被入侵利用进行“挖矿”的;浙江的专项行动排查结果显示,77家单位的184个IP地址利用公共资源“挖矿”。

 

碳排放量巨大的“挖矿”

 

发改委对虚拟货币作出了明确定性:虚拟货币系特定的虚拟商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不是真正的货币,“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围绕虚拟货币进行的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参与虚拟货币投资交易活动存在法律风险。

 

“非法金融活动”,定性相当明确。在分析人士看来,这至少出于两方面考量:

 

一是防范金融风险。对投资者个人而言,虚拟资产价格的涨跌幅度和速度与传统资产差异极大,投资者很容易在币圈遭遇集中抛盘、连环爆仓乃至规模性诈骗。个体风险加剧会同步带来社会不稳定。

 

虚拟货币的去中心化、跨境流通,为不法分子洗钱提供了很大便利。据区块链安全机构调查,2020年,中国未受监管的跨境流动虚拟货币价值达175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51%,给中国反洗钱工作带来严峻挑战。

 

二是降低能耗。“挖矿”活动能源消耗和碳排放量巨大。有关机构测算,在全球比特币算力分布中,中国占比超60%,居全球首位。这些算力都是用电堆起来的。江苏省通信管理局网站公告显示,该省“矿池”耗能为26万度/天;内蒙古清理关停了45个“挖矿”项目,预计每年可节省电量65.8亿千瓦时。


此文来源于南方都市报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
世链财经_区块链_比特币BTC_IPFS矿机挖矿_交易所平台
  • 商务合作微信:juu3644
  • 世链粉丝群微信:qia3867
  • 新闻爆料微信:zefmk896
  • 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2018-2021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59285号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