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媒链谈24期】区块链经济学者朱幼平:STO在加速良币驱逐劣币

转载/2018-11-08/ 分类:展会/会议/阅读:
《百媒链谈》是一个由链天下主办,以微信群在线访谈的形式,面对链圈、币圈知名人士,就区块链产业现状、未来发展态势、近期热点话题等方面进行深度对话。目前《百媒链谈》已经进行到第24期。往期嘉宾有:币安何一、宝二爷郭宏才、通证派代表人物孟岩、中经 ...
 

       《百媒链谈》是一个由链天下主办,以微信群在线访谈的形式,面对链圈、币圈知名人士,就区块链产业现状、未来发展态势、近期热点话题等方面进行深度对话。目前《百媒链谈》已经进行到第24期。往期嘉宾有:币安何一、“宝二爷”郭宏才、通证派代表人物孟岩、中经金创研究院院长郑润祥、太一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邓迪、天天抖料创始人陈菜根等业内大咖。本期《百媒链谈》与区块链经济学者朱幼平,科创板、STO、链改等概念进行了深度交流,下面将交流内容全景呈现。

图片1.png

朱幼平

1CO被禁,STO被寄予厚望

链天下提问:您是坚定的地链改支持者,您觉得现阶段实现链改真正落地的难点主要在哪里? 

 朱幼平:我认为链改革命的逻辑是对的,区块链改造升级企业和经济社会组织,通过创新治理模式达到提高信用水平、激励水平和组织效率的目的,是经济活力和经济复苏的有效方法。链改落地难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认知问题。区块链是革命还是一个病毒,世界上有很多大咖不赞成区块链逻辑,不赞成区块链革命。我国虽然采取了扬链抑币的分类监管政策,但是链币不分家的。新生事物如果得不到政府的支持和推进就很缓慢。政府要支持首先要有认知。老百姓也有认知提高和普及的过程,这里还有正本清源的问题,区块链前期给社会添乱的成分太多,必须要用区块链的实践成果来证明区块链的革命是对的,才能转变大众的认知,才能得到政策的更多的支持。现在行业的努力都是在为之前行业的劣性买单。所以我们认为转变观念是很难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这些所谓的布道者,任务很艰巨。

 二是政策的监管。我国的1CO遭禁了,被寄予厚望的STO,才刚刚进入人们的视野,美国Telegram、Tzero虽然成功进行了STO,但是我们国家STO究竟怎么做,是否可以通过VIE曲线去美国融资,大家正在积极地探索,还要有个过程。

 政策鼓励是一个重要的原因。11月5日,习大大在上海宣布试点注册制的科创板让我们备受鼓舞。在去杠杆、防风险的舆论和严监管的大背景下,最高层发出激励政策,试点注册制科创板,这与屌丝逆袭的气场是高度吻合的。

 我们认为我国的1CO政策肯定不会放开。但是在区块链上做STO,结合试点注册制的科创板,可能是一个不错的组合,但也需要时间,还要看一看。

 三是项目的因素。区块链项目目前还是早期,技术还不怎么成熟,项目的应用就更加稚嫩,预计技术的成熟最少需要五年时间,应用成熟至少需要十年时间。所以,目前的区块链项目都在试错,杀手级的项目那还处在襁褓之中。

 大体有这些原因,我们相信,链改革命的逻辑是对的,我们对此充满了信心。

 链天下提问:您对现在火热的STO怎么看?针对目前的存量市场,STO会不会像A股的IPO常态化那样造成吸血情况?

 朱幼平:我们认为STO是有资产背书,有监管的1CO,是发在去中心化区块链上的IPO,STO是未来的主流方向无疑。 

 大家知道融资是做项目的地拦路虎,为什么1CO曾经那么火爆呢?就是因为它十分简单就能融到钱,1CO是屌丝逆袭的锐利武器。 

 一名身无分文的大学生有个新想法,新但是没有人投钱,好的Idea无法实现。从小的方面来看,是他个人无法让自己的好想法成功实施。但从大的方面来看,整个社会的创新受阻,很多好的想法,好的创业激情就会浪费掉。 

 以太坊发明了1CO,让想搏上位的屌丝能融到钱,实现自己创富的梦想。但这也是辩证法,而且1CO由于毒素太大,最后就演变成了只搞钱不干事儿,发币割韭菜的诈骗工具。实际上,现在主流交易所上面两千多个1CO,90%百已经没有交易量,濒临死亡。

 区块链精神是通过去中心化,建立在去信用基础上的自由主义精神,之所以1CO曾经大行其道,就是因为1CO不被监管,项目方不愿意被政府监管,崇尚自由。

 但是最后因为机制上的缺陷,1CO没有成为信用机器上的融资工具,反而成了骗子肆意掠夺的天堂,成了一个笑话。所以,去年94干脆就把1CO禁止了。从今年的情况来看,1CO臭了,区块链要发展,人们把视线转移到了STO。 

 实际上STO并不是新东西,众所周知,区块链上的通证有三个类别,第一个是支付类通证,比如比特币,受到反洗钱等法律的监管;另外一类是证券类通证就是STO,受证券法监管;还有一类就是1CO,他不受法律监管,几行代码就能把币发出来。

 STO有对应的企业真实资产,加上政府的监管,就不大容易形成诈骗。那么问题就出来了,IPO本身就是受政府监管,对应真实资产的融资模式,为何还要STO呢?两者的区别,还是要从区块链平台上去找。STO是发在去中心化去信用化的区块链平台上的IPO,由于区块链有防伪防篡改去中心化去信用化等优势,所以,我们认为STO恰恰是对传统IPO的一种革命。 

1CO最后成了诈骗工具,但是传统的IPO毛病也不少。我们之前都知道IPO有信息不对称、老鼠仓、市场操纵、上市圈钱等机制上的硬伤。所以有专家认为股市纯粹就是赌博的场所。主要原因在于,传统的中心化的发行交易机制存在硬伤。而STO是发在去中心化区块链上,这恰好规避了IPO的一些缺憾。如果再把STO和企业的通证激励对接,效率就会更高。 

所以,我们认为STO会代替1CO,最终也会取代IPO。但是,值得说明的一点是,我们说的去中心化,主要是区块链平台上价格的去中心化,在逻辑上还得有指挥,有政策监管,两者并不矛盾。 

虽然目前加密货币存量市场很小,只有两千亿美元左右,STO会不会像A股的IPO那样造成一种吸血的情况呢? 

我们认为不会。当然,STO现在还在讨论阶段,远远没到能够左右整个市场的规模。从逻辑上、长远来讲,也不大可能造成吸血的情况。主要原因有两点: 

第一,加密货币市场本身有巨大的增长空间。我们知道,全球的证券市场大概是77.7万亿美元,比加密市场大多了。 

但传统的证券市场有很多的毛病,IPO有很多的毛病,它太老了缺乏生气和活力。加密货币目前虽然是熊市,但是未来有非常光明的前景。所以,我相信STO出来之后,如果77.7万亿的传统证券市场,转移一部分到加密货币市场,增量就大的不得了,足够新增的STO吸纳,所以它不会造成市场缺血的情况。

第二,两千多亿的加密货币市场,90%百已经没有交易量,原因并不是没有流动性,主要是1CO项目本身没有生命力。而STO就不一样,好的STO项目,一定会得到资本的追捧。所以,关键还是要有好项目。STO代替1CO,良链驱逐劣链,良币驱逐劣币的机制就建立起来了,所以不怕没人投资。


科创板可用区块链和监管沙盒来做

链天下提问:您对当前试点注册制的科创板是如何看的?与区块链有何关联? 

朱幼平:我首先提出一个观点,试点注册制的科创板可以用区块链和监管沙盒来做。

11月5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开幕,习大大在上面做了主旨演讲,提出要为了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提高上海对外开放的作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

这是资本市场划时代意义的大事,特别是在当下经济下行压力大,民营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通过资本市场增量打通资金进入实体经济的通道,激励科创动力,激发经济活力,推进我国经济体系现代化,非常及时、重大。

尽管之前的有创业板,属于创业的概念,但是这次更多的强调的是科创,我们知道科技革命日新月异,我国也已经结接了很多的科技成果。科技成果在转化应用当中有了海量的创新商业模式,都需要资本哺育,海外也有很多的优质项目想回归,所以在这种时候,推出科创板正好可以大显身手。

这个提法,注册制是一个亮点,它降低了资本的门槛,注册制讨论了很多年,现在终于可以搞试点了。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的时代,我们认为注册制是一个鼓励年轻人创业创新、的屌丝逆袭的机制,有点儿像之前的区块链发1CO这种精神。

我们认为,屌丝逆袭对于国家的发展有着重要的价值,一个国家只有年轻人有机会逆袭,国家才有活力。如果社会形成了折叠,阶层固化,社会是没有前途的。

但是传统的股票发行和交易机制是无法为屌丝逆袭提供支撑的,因为门槛太高。所以试点注册制的科创板,恰恰补了这样的一个短板。之前1CO不太成功,P2P也不太成功,所以这次我们对科创板给予更多的厚望。 

当然,科创板试点注册制也有一些疑问,一个是之前的创业板新三板,还有其他的各种版,也探索过注册制。新的科创板的增量改革和之前的板块儿,它的功能是怎样分工的,能否弥补之前资本市场的种种不足而取得成功,会不会因为门槛低而没有高质量的企业和项目。

还有大家担心的,在熊市里面推出门槛更低的板块儿,是不是会分流资金,给市场带来更多的做空压力。

我们认为没有必要这么担心,我先说两点吧。首先,这次科创板是由最高领导人亲自发动的,成功的是大概率事件。其次,虽然细则还没有出台,但是从已有的一些报道出来的思路看,这个实施方案有前期的经验教训打底,所以可能考虑的因素会更完善,更成熟。

从目前透露方案的信息来看,注册制有严格的标准和程序,在受理审核注册发行交易等各个环节,都会更加注重信息披露的真实全面,更加注重上市公司质量,更加注重激发市场活力,更加注重投资者保护。

科创板也会在盈利状况股分几个方面作出一些妥善的差异化安排,在资产投资经验风险承受能力等方面加强科创板投资者适应性的管理,鼓励中小投资者通过公募基金等方式参与科创板投资,还借鉴国际成功经验把握好适量的力度节奏。要继续推动长期增量资金入市严厉打击欺诈发行等违法违规行为,强化中介机构的责任等。

我们认为领导人已经发了登门动员令,剩下的就是落实贯彻了,在实施过程中我们要考虑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在降低门槛情况下如何确保上市公司的质量和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可借鉴国外最新的科技成果,科创板也需要科技。

区块链是防伪防篡改去信用化的技术,可以确保数据的真实性是可行计算和价值互联网,科创板建设在区块链平台上确保上市公司和投资人的数据真实可靠,不能弄虚作假,可规避之前的信息不对称内幕交易等弊端。

提高科创板各方信用水平,从而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让真正的创意得到资金的滋养,同时也是打击恶意坐庄,真正保护科学投资决策保护投资人的权益。

借鉴英国、香港等沙盒河做法,科创版市场创设监管沙盒河如市场交易平台对接,将来有条件还可以如申报审批平台,企业的区块链平台和机构投资的平台对接,用科技手段监管资本市场。先从科创板搞试验,成熟后推广到所有的资本市场。

我们认为如果科创板的交易平台用区块链来做,同时用上沙盒河监管。我们相信这是能够达到多重目标的一个好办法。

其他媒体提问:科创板有没有可能取代现在的纳斯达克、上交所、深交所等传统交易所?

朱幼平:科创板刚刚提出来,关于科创板的创设还需要方案的设计,目前将科创板作为一个增量改革,注册制的试点,从这个定位来看的话,它只能是对现有资本市场的一种补充,不大可能替代这些板块,它是一种补充。

还有的人认为,科创板可能对STO是一种截流,这个这看怎么说,因为STO的概念是美国提出的,现在到中国科创板的上市好像也不太现实。中国的科创出来,中国做不融资的资产通证化,再加上到科创板融资,这种结合,我认为有利于链改顺利地推进。STO不再用VIE,跑到美国去融资,我认为这是非常有价值的。

链天下提问:目前国内陆续上线了几个文化产权交易所,它们用锚定实物资产的方式发行通证,您觉得这种方式能称得上是链改的一种表现形式吗?

朱幼平:我知道深圳有一家文化产业交易所,据说是商务部的牌照。他做版权等文化创意资产的交易,属于专业市场。我们国家的还有很多省区市金融办批准的文交图所,比如邮币卡。这是金融市场的整个生态系统。

当然,前一段儿时间,为了防风险,我们国家对于金融市场都在不断的规范。甚至是做擦边球的那些业务,也都在清理。

至于用锚定实物资产发通证的行为,我认为这应该是文化产权交易所链改的一个创新实验。在当前的政策前提下,如果按照积分的模式,为系统内部发通证,以激励各方参与的积极性,我认为大体还是可行的,但是,不能用发通证去做融资。

 

稳定币具有明显的保值作用

链天下提问:您觉得什么样的稳定币才是一个真正能得到共识的稳定币?需要锚定法币还是资产? 

朱幼平:9月10号,纽约金融服务局的批准下正式宣布推出两种稳定币:GUSD和PAX。这两种稳定币,都以1:1比例锚定美元,每单位的GUSD都代表1美元的价值。这两个稳定币,不同于之前的USDT。完全是经过审计的合法的和有执照的稳定币。这肯定会对加密货币产生深远的影响。

我们认为,美国政府的这个举措表现了老牌的金融帝国对金融本质的深刻认知水平,这种认知我认为是领先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大家知道美国当局最初是排斥比特币的,因为他曾经帮助维基网站泄露美国的机密情报,当然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去中心化的理念,削弱了美联储决策来发行美元的中心化地位。

但现在,美国政府意识到稳定币有增强美元的功能。因为加密币是世界性的,是匿名性的,后边有生机勃勃的区块链革命性,这些(功能)让美国政府认识到,采取拥抱加密币,让美元与稳定币挂钩,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将更加稳固。

稳定币成为美元把控全球货币金融体系的一个锐利的工具,当然这也是一个传统拥抱区块链不用血流成河的革命,实现区块链革命的一个路径。 

另外,加密币的作用越来越被世界所认识,所以它的优越性就开始逐渐地显现。过去说比特币没用,因为在品类嘈杂、流动性泛滥的世界各国货币体系里,突然又多出来一些没有资产背书的所谓的一堆共识币,比特币给世界添乱的成分(远)大于帮忙的成分。但是,稳定币出来之后,我们发现,加密币开始具有非常明显的一些作用。长期来看,它为投资者提供了一种保值的手段。 

委内瑞拉用石油币当作他们国家的法币,最近俄罗斯也准备发卢布的稳定币。另外有许多国家法定大幅度贬值,贬得比加密市场要深多了。在这种情况底下,它们都选择加密币作为避险工具,因为法币已经无法做到稳定。 

我们越来越发现,加密币对整个世界开始帮忙的作用,而且随着加密币规模越来越大,随着区块链各种应用的呈现,行当的进一步发展,作用开始越来越大。

未来什么样的稳定币才是一个真正能够得到共识的稳定币,是需要锚定法币还是要锚定资产,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确实也需要做深度的理论探讨。我个人的看法,美元前一段因为剪羊毛深得世界各国的反感。与1CO割韭菜是一个道理,甚至还更恶劣,特朗普上台之后的孤立主义,更加重了世界各国对美元的抵触。 

另外,随着我国经济日益强大和对国际社会的负责,人民币国际化在加快推进。未来,共识的稳定币可能就有点类似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一揽子储备币那样,按照权重稳定币来锚定法币。当然最理想的情况是锚定资产。这可能要更长一点,因为将来要等到所有的资产,所有的GDP都能够数字化之后,我们才能把实现这样的远景。

 

区块链正开启大众创富时代

其他媒体提问:目前币圈凉凉,链圈少有项目落地,相对于区块链带来生产关系变革这一长远目标,该如何打破这种僵局? 

朱幼平: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好,也是当下我们国家和全世界都面临一个非常大的问题,经济不景气,创新和商业机会的落地,短期内看不到效益,如何启动民营经济,缓解经济下行压力,打破僵局,咱们大家一起来想办法。我个人认为,现在要用区块链的几个精神解决这样的僵局。 

首先,区块链讲究的是信用,现在全世界缺乏信用水平;第二,现在全世界的缺乏激励机制,科创就是激励机制,减税、政府投资拉动,放水养鱼,这些政策都是要做的,激发全国创新创业的热情。第三个方面,区块链的组织革命就是我们在企业的组织方面,也得想想办法。怎样才能对现在比较有创新的社群经济提供一些支撑,恢复整个社会的活力。我觉得未来可能就更有希望。 

但说到现在的币圈链圈,我大概是这么一个看法:两个圈子在2017年之前,他的机会在炒币和公链。2017年到现在,大家从胡润财富榜上可以看到,真正的机会在卖矿机、挖矿和做交易所上。当前,我觉得未来一段时期里,2017年真正的创新机会就在链改上。这里边还是有很多的新的东西,各路人都在想办法。 

但这个时间节点之前,头部效应比较明显,都是一些少数的数字英雄在创富。但未来,我觉得可能是大众创富的时代,只要你有些新的想法,有干劲儿。我觉得,脚下的路还是很宽的,需要我们大家都去努力,特别是年轻人有激情,思想更开放,更有机会,大家不要保守。 

其他媒体提问:朱总好,我想问下,今天(11月6日)消费链被披露说是已经不做了,杨宁在接受采访时称,非常后悔进币圈,玩不过币圈年轻人,就您所了解,这种后悔的情绪,在古典投资者圈子里是不是普遍现象?

朱幼平:消费链杨宁不愿意做了,肯定有其原因所在。因为从去年的行情高点到现在,大半年过去了,很多人在投资加密货币的时候亏了很多钱,牛市都有人亏钱,熊市更有很多人亏钱。可能有的人确实不走运,投资可能也有很多的亏损。至于链圈,虽然会议、活动热度不减,但真正做区块链的企业,非常艰难都在坚持。 

对于这件事,我个人的观点是,长鱼吃短鱼。我相信区块链未来改造世界的逻辑是正确的,再过五年、十年再来下结论,恐怕就不是后悔的感觉了。 

我相信像杨宁这样的看法比较少,反正我周边的人对行业未来前景还是看好的。所以也可能有些人,因为严监管,现在确实这个领域面临非常严峻的形势。同时,应用方面短期内并没有见到很好的效益。所以,难免出现悲观情绪。但是,针对这件事,也不是给大家做励志。我觉得现在还是要坚持,再过一段时间,我们的坚持会有很好的价值所在。

再次谢谢朱幼平朱总今天能做客链天下“百媒链谈”,和众位媒体小伙伴就科创板、STO、链改进行交流与分享!同时,也感谢18区、币源社区以及各位媒体朋友的参与和支持。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世链财经-世界区块链,尽在掌握.
微信二维码微信二维码微信二维码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 2007-2018 世链财经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