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暴涨2000万倍背后,炒币前需知道的真相
广告 广告
摘要:这是一个燥热反常的季节,空气里充满了钱、交易和欲望的味道。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已经演变成一场席卷全球的投机和博弈: 目前在ICO(首次币发行)排队登录交易所的新币种数量,超过了股票交易所排队等待IPO的公司数量; 甚至一些不知名的团队,发布ICO

 这是一个燥热反常的季节,空气里充满了钱、交易和欲望的味道。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已经演变成一场席卷全球的投机和博弈:

  目前在ICO(首次币发行)排队登录交易所的新币种数量,超过了股票交易所排队等待IPO的公司数量;

  甚至一些不知名的团队,发布ICO就能募集来数亿现金,上市再把币价拉升十倍;

  奄奄一息的老牌公司,推出XX COIN后,股价暴涨1.5倍……

  仿佛一场数字货币狂欢Party,舞台上是飞速上涨的财富,舞台下面却上演着无数罕为人知的跌宕故事,跳楼者有之、失踪者有之、暴富者有之,人性的贪婪、恐惧、患得患失在这里暴露无遗,行业、企业、个人的命运被突如其来的财富机遇改写。

  在电影《甲方乙方》的结尾,葛优略带忧桑地说,“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你我他的心声是“2009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因为那一年,中本聪创造的比特币刚出现,2块披萨就可以换1万枚币。

  8年间暴涨2000万倍的比特币,让很多人的灵魂无处安放,错过比错买更让人后悔。

  而现在,最可悲的是,抱着投机心理、闻风而来、却风险抵抗能力极低的小韭菜们被财富童话裹挟进来,簇拥起这巨大的流动性泡沫。

  洗钱、信仰、乌合和淘金……

  扒开比特币暴涨2000万倍的秘密

  1. 乌合

  受访者:舒萩——炒币者投身区块链创业

  人物经历:90后,普通白领,币龄4年,2017年自己辞职创业,做区块链项目,产品还没出来,求额度的投资人已经能排到两星期后了。

  舒萩家境优渥,有投资习惯,比特币断断续续的上涨态势吸引了她,2012年,她将自己部分储蓄拿出来买了币,之后不断加仓。4年币龄,已经从亢奋、紧张、焦躁进化到无波动的“佛系”境界。

  但舒萩不敢劝身边的朋友买,因为有风险。她能“硬挺”下来,靠的是认真研究后,对区块链技术的信心。

  朋友们当然淡定不了。币价一直在涨,身边有人在买,舒萩的朋友纷纷加入,但每次一跌,就火急火燎的问舒萩:你怎么看你怎么看?

  玩币的人,即使不主动推荐,也会无意间成为比特币的布道者。

  韭菜们来到这里只有一个原因:隔壁老王两个月前买了点XXCOIN,两个月翻了30倍,换上路虎了。既然隔壁老王可以,凭什么我不可以?

  他们的不断涌入,为比特币价格一涨再涨提供了持续的动力。

  《乌合之众》中有一句很经典的分析深刻描绘了这群人, “群体不善于推理,却急于采取行动。它们目前的组织力量强大,其形成的规则也很快会具有旧式教条的威力,即不容置疑的专横权利。“

  2. 信仰

  受访者:周鑫——炒币者化身区块链投资人

  人物经历:80后,知名风险投资机构的投资总监,币龄2年,半年前All in 区块链项目,到处找项目要额度。坚信比特币10万的“天价”还远没有到顶。

  “如果比特币价格暴跌,跌到几千块,你会怎么办?”我问。

  “哈哈,逢跌翻倍,我肯定加仓啊。”周鑫脸上带着一种基督徒般虔诚的表情。

  从怀疑是庞氏骗局到坚定的拥护者,周鑫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风险投资人的习惯让他潜心研究了两个月的区块链技术,才敢下手。他的观点是,“对比特币价值的笃信来自于乌托邦的幻想和对区块链技术的信心”,区块链技术是去中心化的,因此也带着颠覆、反叛的意味,这与现在大众的思潮是一致的,所以大家在价值观上认同它。

  薛蛮子、徐小平、王利杰…投资圈的持币者不在少数,区块链圈网红王利杰持币三年,财富翻了几百倍,自称“坚定的数字货币价值投资者”,如今也宣布All in 区块链项目。

  周鑫认可天使投资人王利杰的观点,价值的本质来自于群体共识,大家认为值钱的东西就是值钱的,而数字资产会成为人类最大的资产,大势如此。

  玩币的人玩出了共同信仰。

  3. 洗钱

  受访者:文森——风险投资人,对比特币不感兴趣

  人物经历:70后,基金合伙人,无买币经验

  文森透露,币价之高跟其中一小撮人利用区块链匿名的特点进行洗钱、海外资产转移不无关系,他们用中国的黑钱购买比特币,在美国兑换成美元就变成了合法财产,风险低、成本低。“我身边就有一位,”他补充道。

  这或许也是他不敢买币的原因之一。实际上,比特币非常容易成为不法分子的洗钱工具。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Joseph Stiglitz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比特币对社会没有任何用处——除了规避合法性。他直言我们有美元作为兑换媒介,但为什么人们不用美元而用加密货币?因为他们可以用于洗钱和逃税。

  2017年7月,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OKCoin交易平台发生的洗钱行为做出民事判决:犯罪分子将电信诈骗获得的200万元购买了553个比特币,在澳门地下钱庄卖出,完成洗钱活动;

  2017年5月12日爆发的WannaCry勒索病毒事件,病毒要求机主支付一定的赎金才解锁文件,而赎金必须比特币支付;

  2013年10月,美国某电子交易平台因提供假护照、买卖毒品、提供色情服务被查缴,其支付都由比特币完成。

  在不少灰色地带里,比特币已是硬通货一样的存在。

  4.淘金

  在币圈,生产矿机的人才是妥妥的赚钱。

  界排名前三的数字货币矿机生产商均在中国: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都是成立几年的创业公司。

  全球每10台矿机就有7台来自比特大陆,据传,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吴忌寒手握几万枚比特币。2017年,比特大陆芯片销售额达到了惊人的143亿元人民币,仅次于华为海思,成为中国第二大的IC设计公司。

  嘉楠耘智于2017年8月底正式申请挂牌新三板,其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嘉楠耘智全年净利润224万,而其2017年全年的净利润达到3个亿,两年时间增长125倍,

  连他们也未曾料到,技术难度不高的矿机,会成为一种致富捷径。

  吴晓波刚公布了两组数据:其一,当今全球的比特币炒家中,来自中国大陆的比例占到了85%,其二,八成的比特币资源掌握在5%的大炒家手上。

  所以,比特币的故事脉络是这样的:早期,上车的持币者获得高额回报的故事持续发酵;此后,带动周边投资人加大数字货币的投资力度,放大效应带来指数级增长后,炒币者、挖矿者和灰色群体一起推波助澜,最终吸引了一茬茬韭菜们前赴后继。

  这就是在中国上演的充满了投机气质的“炒币“故事。

  政治敏感、Bug多……区块链技术落地应用没那么快

  比特币亦正亦邪,区块链是中立的,它“去中心化、开放性、不可篡改”的技术特性将给社会带来更高的效率,让产品、服务以及资产的交易流通变得更加方便快捷。但也存在隐忧:

  区块链靠“去中心化”吸引了一群信徒,却动了太多行业的奶酪,比如证券。而由于政治敏感性,其监管只会促使审查制度更严格,这无形中增加了区块链发展的难度。

  除去政治敏感,区块链本身也存在一些不得不正视的Bug。

  专门做区块链投资的美国风投Blockchain Capital研究副总裁Spencer就曾公开表示:“区块链并不具有先天的优势,分布式记账也并不会更安全可靠”。

  首先,区块链技术还存在不少问题:51%被攻击的分叉问题、成本偏高、交易区块具有选择性等,未来需要通过技术的发展不断修复和完善;

  其次,区块链和真实界联通,在实际交易过程中,如果有伪区块链技术公司打着区块链的名义,实际扮演超级管理员的角色进行敲诈,参与方损失巨大;

  第三,交易量增多后,网络可能存在堵塞的状况,不同的区块被迫硬分叉,硬分叉的结果会导致对整个网络体系的信任受到质疑,网络体系的价值就会崩盘。

  目前看来,区块链还在探索期,比特币是其最落地的应用。“市场上,更多的区块链项目存在不切实际的宣传和炒作,估值偏离基本价值,这样存在泡沫的项目在区块链应用中占据95%。”工信部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于佳宁公开表示。

  凡有名利的地方皆有灾祸

  比特币狂潮看似让每一个人分享了新科技变革的红利,实际更像一场风险极大的投机。

  吴晓波冷言嘲讽:散户化的区块链热将是本年度最大的投资笑话;

  薛蛮子苦口婆心的劝:区块链及数字货币投资是带泡沫的啤酒,不尝泡泡喝不上啤酒,但是泡泡占了百分之九十,真正的啤酒少之又少;

  王利杰站起来高呼:这是全界的投机热潮,而且已经发展到了近乎疯狂的边缘,可能像极了2000年的“.com”泡沫。

  多少人打着投资的旗号,抱着投机的心理,买着看不懂的币。

  不懂却以为自己懂了,就有机会吃大亏。

  所以,上车之前,先问问自己,你真的懂了吗?

  ——————————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受访者姓名都是化名。

免责声明:世链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世链财经无关。如文章、图片、音频或视频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提供相关材料,发送到:2785592653@qq.com。
风险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世链粉丝群:提供最新热点新闻,空投糖果、红包等福利,微信:rtt4322。